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接访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4-08-20 16:50:39


    (一)

  “领导,您一定要帮我做主呀,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了,全部都是说谎的,连中级法院都是说谎的。”一位老奶奶边摸眼泪边说道。

  “老奶奶,我不是领导,别急、别急,有什么慢慢说。”我赶快赶过去扶着老奶奶坐下说到。

  老奶奶慢慢说道“我有个官司从你们院里打起,打到了中院,现在又在你们院里打,已经开庭了,可是还没给我结果,领导呀,到底怎么回事呀?”

 “哦,什么案件,你带材料来了吗,让我看看。”我接着道。接着老奶奶就从包里掏出一些材料。“老奶奶,别急,让我看看”我边看材料边说道。等我看完材料我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就跟老奶奶说到“老奶奶,我知道什么情况了,您先别急,听我慢慢给您解释。您第一次起诉了,是起诉错了主体,本来你应该起诉渝水区粮食局储备所,可是您却起诉渝水区粮食局,因为渝水区粮食局储备所是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法人资格,所以不需要起诉它的上级机构。”

  看到老奶奶茫然的表情,我又接着说道“打个比方,就是一个人的成年孩子在外面欠了钱,别人只能起诉他而不能起诉他的父母。老奶奶,能听懂不,懂了是吧,所以院里驳回你的起诉,而你不服又上诉,中院了维持了我院的裁定。至于您的第三次起诉,我院已经受理并且开庭了,因为刚开完庭,法官要有时间来分析案情来写判决书,并且判决书还需要领导签发,所以需要一段时间,您不要急,好吗?放心,我们法院肯定是按照法律办事的,您不需要有不必要的担心。”

  “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多了,谢谢你,小伙子,那我先回去等判决了。”老奶奶笑着道。

  “恩,好的,老奶奶,路上小心点。”听着老奶奶的改变了称呼,心里舒服多了。

  (二)

  “你好,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一位老爷爷走到接访台前问道。“肯定可以呀,我们就是来为你们解惑的。”我回答道。

  “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为两年,怎么理解,是不是过了两年就不能立案。”老爷爷问道。

  “哦,老爷爷懂得好多呀,说实在的,我都背不出来哪条是哪条,但是您这样理解了稍微有点片面,还有就是这个问题有点复杂,我慢慢给您解释一下吧:

  第一,如果这个民事权利确实已经过了诉讼时效,如果当事人坚持要起诉的话,我们法院也应当要立案,因为这条发条确定的意思是当事人丧失的是胜诉权,而不是起诉权,也就是说当事人可以起诉,但是打不赢官司。

  第二,诉讼时效分为好几种,有普通诉讼时效、短期诉讼时效、长期诉讼时效、最长诉讼时效。普通诉讼时效一般为两年,也就是老爷爷所说的;短期诉讼时效则是两年以下的,一般是一年,如1、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2、出售质量不合格的商品未声明的等、而长期诉讼时效则是超过两年而短于二十年的,有的是三年,有的是四年、最长诉讼时效是二十年。

  第三,诉讼时效还有中止、中断之分。所以这个是有点复杂的,我就不细说了,老爷爷是不是有什么案件在我们院里呀,如果是的话,你就把材料拿过来,好吗,您要相信我们法院,法院是不会违法乱来的。”

  “哦,不好意思了,是我理解的太片面了,也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老爷爷听我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只要你能理解法院,心里没有疙瘩就行,法院是解决矛盾的地方,而不是制造矛盾的地方。”我接着说道。

  “恩,谢谢了,听你这么讲,我心里也踏实多了,先回去了”老爷爷回答道。

  (三)

  “首先要感谢渝水区人民法院,我是一个感恩的人,深深的知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时如果没有你们也就没有我的今天,那个家伙真是不是人,灭子杀妻。但是现在你们有点过分了,怎么能执行我的财产,要是不是记着当日的恩情,我早就把你们法院的行为公布到网上了。”一个中年妇女说道。

  “大姐,别急,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我说道。

  “我有个执行案件在你们院里,明明过错方是刘延凯,为什么要执行我的财产呀,你看看。”边说边递过来一沓的判决书。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才理清事情的由来。原来刘延凯是眼前这位大姐傅瑞英的前夫,因为刘延凯有家庭暴力,我院判决了他们离婚,也就是傅大姐前面所说的渝水区法院救了她的事情。另外有一份判决书则是傅瑞雄起诉傅瑞英与刘延凯的一个民间借贷纠纷,因为是婚前借的,所以法院判决傅瑞英与刘延凯连带偿还。现在刘延凯已经失踪,就执行了傅瑞英的财产。

  “傅大姐,您这是两个案件,要分开来看,虽然刘延凯家暴了,作为过错方,法院判决也考虑了这个情形,所以你得到更多的财产。而第二个案件,你们是婚前借的傅瑞雄的钱,并且是用于家庭开销,判决你应该承担责任是不是没有错,要不然就不能保证债权人的权利了,是不?”看完我跟傅瑞英说到。

  “是的,没错,是要保证我哥哥的权利,但是你们不能执行我一个人的财产呀,我那钱等着急用呀。”傅瑞英说道。

  “我们找了刘延凯,但是人已经找不到了,并且还对他经过了四查,可是根本就没用财产,所以才只执行了你一个人的财产。傅瑞雄是你亲哥呀,难怪名字这么像,那问题就更好解决一点了,你可以将你哥哥约到法院,跟我们执行法官一起来谈下这个问题。一起来协商解决,怎样?”

  “好的,谢谢你”傅瑞英松了一口气回答道。

  

责任编辑:戚绍燕    

文章出处:中国法院网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fqq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