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凤泉法院:一位法庭庭长的灾情笔记(1)

  发布时间:2021-07-27 09:54:25


7月23日,夜,多云有雨,下午转晴

终于找到充电的地儿了,羸弱的信号格竟然可以撑起微信的流量,向院领导和家人报个平安吧。从哪儿说起呢?

法庭最高水位六台阶,门岗已沦陷,差点进办公楼,除机房外的重要设施和所有卷宗已升至二楼。今天上午已自行补给饮食,目前

被困四人,从20号起一直在坚守。现有吃有喝有健康,没电没水没信号,还好还好……

22日上午,大块村东口拦起两道堤坝,原因是辉县的洪水沿村东的排河向南倾泻,洪水淹没了路面,还在抬升……马坊那边的洪水沿新秀路从东往西迅速移动,法庭被夹在中间,成了孤岛,买不到物资。

法庭在前天已经停水但有电,昨天上午短暂来水后,于中午全面停水停电,手机基本没信号,上不了网,电话不通,只能短信联系。

7月22日下午六点,法庭门口还是瓜皮水,四个半小时后竟已漫过了四个台阶,平均一小时一阶,这大大出乎了预料,我们都很紧张,法庭院子里的水已经过了大腿,门岗被淹至床沿,也不具备制作沙袋的条件。向领导汇报后,我们开始转移卷宗和电脑。我、老尚、老秦和小苏将一楼的所有卷宗材料都搬到了二楼,还把能搬的电脑、打印设备也搬了上去了。上午十一点多,水位还在上涨。

我跟大家分析了形势,最坏打算,按照一小时一个台阶的速度,水进屋的时间大概在凌晨三点左右,如这个点不进屋,那就没大问题了。我将闹钟定在了两点半,小苏定在了五点,然后我让大家马上休息。

“两点半,五个台阶;三点,雨势变大,五个台阶两指,文政的电车被淹连电,车灯亮了;三点十六,电量34%;三点二十,雨势陡增,电车灯已熄灭。”这是我当时的记录。

水势上涨低于预期,我继续休息,半梦半醒间还在谋划封门堵水的方法。小苏五点起来发现水涨到了约五个半台阶。

7月23日早八点,我被一阵嘈杂惊醒,是救援队在喊话。门口的水几乎漫到第六台阶,之后的一两个小时几乎没怎么涨。我们稍安,觉得洪峰在昨晚已过大块,安全了。于是,向领导报了平安,发现我和小苏的车已然泡水。

值得一提的是,法庭保安清军同志早上冒雨趟水来到法庭,我得知院里也被洪水围困,短时间送不来物资,便安排他回大块采购些吃的,嘱咐他尽量找个充电宝。中午,清军扛着一编织袋物资,趟着齐腰深的水送到了法庭,还带来了充电宝,我们都很感动,真的很感动……

下午三点多,天竟然晴了。我们把一直没干过的衣服拿出来晒,感觉太阳怎么那么可爱。救援队的冲锋舟、皮划艇,还有大铲车等……一趟趟路过法庭,将一位位老弱病小从东往西救援,我也想做点什么。

五点,水势已经下降到第五台阶,我穿上还未干透的衣裤往西,去大块东口河堤上看看能否帮点忙。几分钟的路程,走了近二十分钟。

走上东堤,发现昨天往南汹涌的洪水,却掉头往北澎湃,好在水势小了不少。趟过三四十米的水道来到了对岸,过西堤就见一派热火朝天!各路救援人马在集结在行动,几十位村民在装沙袋在运送……我走过人群,来到中太石化加油站,很多救援车辆和队员集结在这里。我准备继续往前走,加油站里却发生了骚动。

闻声过去,发现一个外地人与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这人很暴躁。经了解,这是位河北汉子,昨天跟伙计来大块镇拉货,傍晚在中太石化加油,结果没走出三百米就熄火了,拖回来发现加油时进水了,因此发生纠纷。这人从昨晚以来一直在加油站试图解决问题,上午还参与了抗洪救灾。但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他越来越急躁,情绪也开始失控,于是出现了这一幕。加油站的人也很委屈,这次加油进水是因为洪水太大发生倒灌引起,他们本不准备加油了,但眼看着货车加不到油要撂在路上,就给加了,谁知就出了问题,还一次加坏了两辆车。双方的意见,差距非常大。

我先稳定双方的情绪,亮明身份后开始调解。从五点半调到七点多,终于把两起纠纷调成了,要来纸笔为双方制作了调解协议,加油站安排了人来修车,然后把油加满并赔偿误工损失,问题当场解决,两个纠纷化解了。加油站负责人意不过,拿了两盒烟,我婉拒了。

回到法庭,老尚已将饭做好。吃过饭有了新问题,大家的手机包括充电宝都没电了,就我的还有一些。大家把手机、充电线、充电宝收集在一起装袋封口,我摸黑下水了,去找地儿充电……

二十点十五分,法庭门口水深齐腰,两位救援队员拿着手电,搀扶着一位背着俩手提袋、拄着棍的瘦小老者向东走,因语言不通,不知道老人要去哪里,又不放心他走向深水区,他们便陪着走。见走的方向不对,我便上前询问,他们就让我帮忙沟通。我问了老人,他是从辉县来的,但去向显然不对。我们极力将老人劝上了对面的皮划艇,我便与那两位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聊边掉头往回走,他们是山东枣庄救援队的,归北京救援队统一调度。没走几步,一位队员的对讲机响了,指挥部通知水位要涨,让他们撤离。想到法庭一楼还有机房,我的心又揪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大喊小苏马上下水跟我去弄沙袋。

往回走的路上,我跟其中一位拉着家常,打着商量,走过两道堤坝,他引我找到他们领导,说明法庭情况后,这位北京的石姓队长爽快派出人员船只帮我运沙袋。因河道水位下降,只能人工搬运至东堤才能装船。几番周折后,开始搬运沙袋。期间,竟遇到了那位河北汉子,他二话不说帮我们扛了几趟沙袋,几十米湍急的水道,我们泥头土脸扛了十三袋。几百斤的沙袋又让皮划艇搁浅了,我们连抬带拽加推,走了几十米才飘起来……

二十一点四十五分,终于将沙袋运抵法庭。

二十二点零五分,摆好了沙袋,我又摸黑往西去,在堤坝上遇到朋友去拉物资,我便在他停在中太石化旁边的车上充电,也开始写这些文字。

将近二十三点,堤坝前仍有人在紧张作业,有人敲窗想让我送两人到大块西头,她们上车才发现,其中一人竟是下午才见过的中太石化负责人。她说,车修好了,损失也赔了,河北汉子已经走了……把她们送到后,她们把我的充电宝拿去充电,并约好第二天去加油站拿。

所谓机缘巧合、投桃报李,古人诚不我欺。

现在是凌晨一点多,我的电量充足,也很平安,请大家不要担心,我们和法庭都很好。

责任编辑:耿素英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