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凤刑初字第44号
公诉机关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某某,男,汉族,专科毕业,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科员,因涉嫌滥用职权罪,经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于2015年1月29日交新乡市公安局洪门分局执行;因涉嫌滥用职权罪,2015年6月26日被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崔某某,男,汉族,专科毕业,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党组成员,因涉嫌犯有滥用职权罪,经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5年1月29日被新乡市公安局耿黄分局执行刑事拘留;因涉嫌犯有滥用职权罪,经本院决定对其取保候审,于2015年2月4日交新乡市公安局东街分局执行。因涉嫌滥用职权罪,2015年6月26日被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董玉南、张学勇,均系河南启轩律师事务所律师。
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检察院以新凤检公诉刑诉(2015)2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某、崔某某犯滥用职权罪,于2015年6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朱校卿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某某、崔某某及其辩护人董玉南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要求以滥用职权罪追究被告人李某某、崔某某的刑事责任并提供证据,要求依法予以惩处。
被告人李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并自愿认罪。
被告人崔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并自愿认罪。
被告人崔某某的辩护人意见:1.被告人崔某某当庭自愿认罪,且主观恶性小。2.被告人崔某某分管监察一中队期间,在客观上的确采取了相应的监管措施。比如他主持对涉案用水单位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通过水利局向用水单位及各监察中队多次下发文件,要求按法律的规定安装和催促安装用水计量设施等。但协议收费一直是历史遗留问题,被告人崔某某所在单位历任领导都没能解决好,安装过的取水计量设施也一直出故障,难以达到按照水量收费的法定要求。3.案发后,被告人崔某某已经尽力为国家挽回了损失。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崔某某属于初犯、偶犯,对被告人崔某某的犯罪行为,建议适用免予刑事处罚。并提供证据: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人民法院(2005)牧行初字第10号行政裁定书、违法案件讨论笔录、处罚决定书、权利告知书、水泵型号证明。
经审理查明:
被告人李某某身为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水政监察大队一中队队长,在2013年度对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征收水资源费的过程中,经过分管水政监察大队的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党组成员被告人崔某某的同意,超越职责权限,不按照企业实际用水量收取水资源费,而是私自与该企业协商约定水资源费缴纳数额,实际收取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水资源费99900元。经审计,2013年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应向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收取水资源费1502088.52元,少征收该企业水资源费1402188.52元。案发后,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追缴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水资源费140万元。
2015年1月29日被告人李某某、崔某某被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传唤到案。
经当庭质证,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一、书证
1.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李某某、崔某某的年龄、住址及个人具体情况。二被告人均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
2.无犯罪记录证明、调查报告:新乡市公安局东街分局、洪门分局出具两名被告人均无前科的事实。
3.到案经过:证实两名被告人均系传唤到案的事实。
4.李某某的职务证明、职级证明及执法证:证实被告人李某某2011年任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水政监察大队一中队队长,负责一中队辖区内水政水资源管理工作。河南省人民政府颁发的水利行政执法工作证。
5.崔某某的职务证明、职责证明及执法证:证实被告人崔某某系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任水利局党组成员,于2012年10月份分管一中队、二中队,负责水政水资源管理工作,具有水利部颁发的水利行政执法工作证。
6.牧野区水利局收费许可证、牧野区水利局岗位职责:证实牧野区水利局职责范围中第二项为取水许可、水资源有偿使用,水资源征收,由河南省发改委颁发的水资源费收费许可证,水利局系合法的水资源费征收主体。
7.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证实: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系合法纳税的企业法人。
8.取水许可证、排污许可证证实: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取水的审批机关是牧野区水利局,取水用途是用于工业生产,水源来源是自来水管网以内,废水排放都是经过污水处理后,排入小尚庄污水处理厂。
9.《中国人民共和国水法》、国务院第460号令《取水许可费征收管理条例》、《河南省取水许可制度和水资源费征收管理办法》、《河南省发改委、省财政厅关于调整全省水资源费征收标准的通知》、新乡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贯彻落实《河南省取水许可和水资源费征收管理办法》的实施落实证实:水资源由审批机关负责征收,即牧野区辖区内的水资源费由本案中的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征收。水资源费的计算依据是企业的实际取水量乘以省发改委确定的城市管网内居民、工业用水每立方米1.4元。
10.河南省行政事业性收费基金专用票据:证实2013年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按照1立方米1.4元的标准全年向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缴纳水资源费99900元
11.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度废水监控数据报表:证实新乡市环境保护监测站出具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度12个月排放废水的总量为1263722.37吨。
12.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自来水水费清单:证实2013年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个用水户号使用自来水共计190802吨。
13.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各车间污水处理分布图、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平面图:证实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生活废水、生产废水都要经总排放口排除。
14.产品购销合同、在线监测环保设施竣工检测报告表、河南省计量科学研究院检定证书、情况说明:证实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于2010年购买了杭州富铭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超声波明渠流量计等废水监控设备及在线污水监控设备的工作原理和科学性。
15.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地下水取水井、水表、污水处理设施、污水排放总口及污水在线监测设备照片:证实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具体采取地下水的地点以及厂区污水处理设备的具体情况,以及安装污水在线监测设备的位置。
16.缴纳地下水资源费通知书证实:牧野区水利局于2015年1月至3月已向新乡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了三份水资源费催费通知。
17.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水行政执法及水资源费征收整改措施:证实凤泉区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对崔某某、李某某立案后,牧野区水利局免去了崔某某、李某某的职务。并对水政执法进行了监督检查。并要求辖区内未足额缴纳水资源费的企业于3月底补充到位。
18.新乡市众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证实: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2013年应收取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水资源1502088.52元,实际收取水资源费99900元。少收取水资源费1402188.52元。
19.一般缴款单、银行承兑汇票证实: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退出水资源费140万元。其中退至凤泉区检察院50万元,退至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承兑汇票90万元。
二、证人证言
1.证人冯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6、7月份至今,在我负责水资源费缴纳工作期间,水资源费征收是按照协议每个月一万元缴纳的。这是和水利局协商好的,从我接收以来就是这个标准。之前是姚某某副总经理负责的。2014年水利局要求安装水表的,但没有按照水表计量缴纳过水资源费。我们厂是牧野区水利局的李某某和郎某某负责征收水资源费的,一般来之前李某某会和我先联系,然后按照协商好的数开好票到厂里找我,我找领导签字后,交给财政。
2.证人陈某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年中到2013年年底姚某某副厂长安排我负责和水利局收水资源费的人员接触的,我刚负责的时候我们厂没有水表,后来水利局要求安装水表。水表安装的这半年期间,没有按照实际用水量收取水资源费。按照每个季度给水利局21000元钱的标准交水资源费。到了2013年4月份,姚厂长告诉我按照每个月10000元钱交水资源费。这个数额怎么来的我不清楚,我只是按照这个办的手续。水利局是一个姓郎的和一个瘦高个过来收水资源费和看水表。
3.证人姚某某的证言证实:2005年5月份左右牧野区水利局开始对新乡制药公司收取水资源费。每月大约七千元,后来一直延续这个标准。大概2006年或2007年装过一次表,水利局是想按水表计量收费,但用不到一个月就坏了,所以也没有执行过按照水表收费。新乡制药公司的地下水资源费的缴纳工作2005年到2013年是我负责管理。我负责期间都是李某某和一个姓郎的征收水资源费。后来李某某拿着文件要求涨,最后协商按照每月1万元的标准缴纳,具体什么时间记不清了。2013年将水资源费的工作交给了冯某某,让他按照之前商定好的每月1万元的标准缴纳。
4.证人张某某的证言证实:我们厂生产用水的水井维护和检修都是我们机修段派人配合谢某某一起维修的。大概在2011年换过一次水表,是谢某某和王某甲换的,水表是从厂仪表组领的。在这之前进行过一次维修,姚某某让修的。2013年之后因为工作变动我就不知道了。
5.证人谢某某的证言证实:现在正在使用的水表是2014年年初时我和王某甲换的,水表是从我们厂动力分厂仪表组肖某某那儿领的。是领导冯某某让换的,说水表看不清了。大概2010年更换过一次水表。两次换表没有记录。
6.证人孙某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7月至今任牧野区水利局局长,负责水利局的全面工作。刚到任时我让当时分管水资源费收缴工作的杨某某副局长和崔某某主任给我汇报过水资源费的收缴工作。他们告诉我辖区内的一些企业是按照流量计收取水资源费的,还有一些是按照协议收费的。我就要求他们安装计量设施,按照实际流量收取水资源费,但后来极个别企业水表经常坏,对这些企业也要求提高协议标准。这其中包括新乡制药有限公司。大概是在2012年11月份水资源费的收缴工作全部由崔某某主任分管。
7.证人杨某某的证言证实:2006年到2012年7、8月之间我分管一中队的水资源费的征收工作。新乡制药有限公司是按照每月7000元标准征收的,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在我们之前新乡市节水办就是这个标准。吴某某局长和孙某某也都知道。我们想按水表计量征收,但水表经常坏。2012年我把一中队的工作交给了崔某某,具体怎么收我就不知道了。
8.证人郎某某的证言证实:大概2005年、2006年李某某和我开始负责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水资源费的征收工作。收水费时我们就是去送个票,每次收的数额就是按照商量好的数额收取。我们每次去之前是李某某和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人联系,票给他们,过几天通知我们去拿支票。安过两次水表,没有按照水表收过水资源费。
9.证人郇某某的证言证实:之前一部分企业是按协议收费的。2013要求安装水表,但安装了水表也没有照计量水费。
10.证人王某乙的证言证实:从2013年6月年至今我负责对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污染源的监控,之前是杨某乙负责。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废水流量是通过明渠流量计进行在线监控统计的,是2009年安装的,就一个。我负责期间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明渠流量计运行正常。
11.证人杨某乙的证言证实:杭州富铭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是2009年对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污染源开始监控的。我是从2012年到2013年负责,之后是王某乙。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废水流量是通过明渠流量计进行在线监控统计的,是2009年安装的,就一个。我负责期间运行一直都正常,检查有记录。
三、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李某某的供述证实:对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征收水资源费,不是按水表来收费的,是按固定数额协议收取的。我接手刚开始每个月7000元钱,后来每个月10000元钱是领导们通过协调,最后崔某某副局长告知我这样执行的。我和郎某某去收取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水资源费,一般一两个月去收取一次,在厂门口把水资源费的票据给厂里人,之后他们会把钱打到财政局的账户上。协议收取水资源费数额的协商与制定我都没有参与,我只是一个执行者。
被告人崔某某的供述证实:我是2006年至今任牧野区水利局党组成员、主任科员。2012年10月份至今,分管水政监察大队的工作。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水资源费是由一中队李某某与郎某某负责征收的。他们是定额收的,每个月收7000元,2014年以后是每个月8000元。这个标准是一中队与该公司谈的结果,在局全体例会上汇报过。新乡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是在2014年下半年安装新水表的,之后是否按照计量收费的没有落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崔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依法执行职务过程中故意逾越其职务范围内的权力,致使新乡市牧野区水利局少征收水资源费1402188.52元,其行为均已构成滥用职权罪。公诉机关所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李某某、崔某某积极采取措施挽回经济损失140万元。被告人崔某某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崔某某系初犯、偶犯、自愿认罪、犯罪情节轻微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综合本案案情,根据本案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某犯滥用职权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被告人崔某某犯滥用职权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上诉于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李 瑞
审 判 员  刘会珍
人民陪审员  孙要安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张鸿儒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新乡市凤泉区人民法院